您的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 2019
新媒體環境下短視頻創作對文化傳播的影響 2020-10-08 12:06:00文章來源:瀏覽量:843

摘 要:隨著我國當前互聯網技術的不斷發展,互聯網已經滲透到人們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了,對人們的工作行為和生活方式帶來了一定的轉變。在新媒體環境下,短視頻創作已經成為社會上發展的潮流,短視頻的創作既可以促進社會文化的發展,也可以限制原有文化的傳播,因此,一定要正確看待新媒體環境下短視頻創作對文化傳播的影響,利用新媒體環境下短視頻創作對文化的積極影響,改變和克服新媒體環境下短視頻對文化傳播所帶來的消極影響,推動我國社會文化的良好發展。
關鍵詞:新媒體;短視頻創作;文化傳播
中圖分類號:G2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5079 (2020) 21-0043-02

作者:陳汝輝
(清流縣融媒體中心,福建 三明 365300)
科學技術的發展,人們獲取信息的方式逐漸朝著多元化的方向轉變,并且在當前時代下,人們更加青睞于通過短視頻的方式來獲取及時的信息,從而滿足人們對信息的需求以及要求。在新媒體環境下,短視頻對文化傳播的途徑來說是變得非常廣泛的,通過具體性的表達可以更加直觀性地向人們傳播文化信息,從而使得社會文化的影響力能夠得到有效地增強,但是新媒體環境對于文化傳播是一把雙刃劍,要正確看待這一問題,推動社會文化的良好發展。

一、短視頻創作的現狀分析
(1)創作形式的多樣性。隨著我國當前互聯網技術和網絡技術的不斷發展,短視頻在創作的過程中,在創作形式和創作模式方面發生了一定的創新以及調整,短視頻的發展主要是為了維持受眾群體的新鮮度,對內容和時間進行有效的延伸,并且隨著我國當前短視頻創作的不斷發展,我國相關部門也制定了一些規章制度,加強了對短視頻審核和管理的力度,從而使得短視頻能夠朝著積極向上的方向而發展。與此同時,在短視頻創作的過程中,在內容和形式上都是不斷創新的,這主要是由于短視頻創作的主要受眾群體是年輕人,這部分年輕人的思想是相對來說較為活躍的,能夠認真的觀察生活從生活中獲取動力和靈感進行短視頻的創作,從而滿足人們的需求和觀看的要求。但是在當今時代下,雖然短視頻的創作形式和內容都是不斷豐富的,但是在內容和需求方面并沒有達到一個相對來說較為平衡的狀態,兩者在維持平衡關系方面還存在著諸多的問題。另外,在創作短視頻內容和創新形式方面屬于一種新興的領域,在發展的過程中存在著一些實質性的問題,例如監管力度不足,一些低俗的短視頻仍然存在,已經成為我國相關監管部門和視頻創作者急需考慮的問題,因此在當前時代下,在新媒體背景下進行短視頻創作時,要充分地考慮內外部的環境以及文化傳播的需求和要求,從而打破這一局限性,提高短視頻創作的水平和質量。

(2)創作內容的持續性。短視頻在信息傳播速度方面是
比較快的,并且視頻時長的長短都是很容易控制的,已經成為當下比較受歡迎的一種文化傳播方式,在視頻中內容具有多樣性和新穎性的特征,這也是吸引受眾群體的最大因素之一,短視頻為了在當前獲得持續性的發展,需要通過一定的平臺來保持這種發展平衡,短視頻已經成為一種新興的領域融入人們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了,一些企業通過一些新媒體平臺創建了官方平臺號,以短視頻的方式宣傳企業的文化以及戰略發展方向,與此同時又對短視頻內容和形式進行了適當的擴展以及延伸,結合用戶對短視頻的要求以及需求,將多個文化和領域進行了跨界的融合,從而滿足用戶的觀看需求,呈現出持續性的特征。隨著我國當前智能化設備的不斷發展,智能化設備已經成為觀看短視頻的重要載體和創作短視頻的重要形式之一,我國相關文化部門也開展了相關的技術培訓活動,對設備和拍攝技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從而使得創作者能夠制作出更加精細性和合理性的視頻內容。從中可以看出,在新媒體環境下短視頻的創作的前景是比較廣闊的,不僅可以為人們提供多樣性的文化服務,還可以持續性地進行內容的宣傳,起到了良好的文化傳播效果。

二、新媒體短視頻的特征
(1)互動性較強。在以往傳統媒體發展的過程中,在信息傳遞方面主要是以單向的形式向人們傳遞一些信息的,人們的整個信息收取過程是非常被動和機械性的,即使是一些群眾想要在傳統媒體上進行互動,那么所耗費的時間比較久,隨著我國網絡新媒體的不斷發展,在網絡新媒體平臺中,例如彈幕網站或者是微博平臺中,受眾群體可以將自身對信息的意見以及看法在短視頻中進行全面的互動,并且在這一平臺中用戶也可以和其他用戶進行廣泛的交流以及溝通,受眾群體可以隨時隨地的發表自己的觀點,在微信視頻號上,短視頻創作者也可以和受眾群體進行在線的溝通以及交流,整個互動特征是比較明顯的,有效的改變了受眾群體在傳統媒體傳播過程中被動接受信息的局面。

(2)充分的尊重了受眾的主體地位。在新媒體發展的過
程中,充分的尊重了信息接收者的主體地位,對于受眾群體來說,不僅僅可以在網絡新媒體中進行信息的消費,也可以根據自身在日常生活中的觀察對信息進行發布。在網絡新媒體時代,人人都是信息的傳播和短視頻的創作者,再加上隨著我國微信和微博平臺的廣泛發展,人們可以在這一平臺中發布自己所創作的短視頻,整個信息發布的靈活性是非常高的,例如在朋友圈或者是各類短視頻平臺中發表一些比較精彩視頻的話,那么其他的受眾群體在看到這一視頻后可以進行網絡資源的轉發,有效地提高了視頻的知名度。與此同時,人們也可以在微博平臺中發表自己所創作的文章和網絡視頻,假如發表的作品是比較精彩,內容比較新穎的話,那么轉發量增加,會使得創作者在一夜之間成為網絡的紅人,甚至是獲取較大的經濟效益,這都是網絡新媒體背景下的新特征。

(3)信息獲取的便捷性。隨著我國當前網絡技術的不斷
發展,在網絡中所蘊含的信息類型和傳播途徑逐漸朝著多樣化的方向發展,這從側面也反映了在網絡新媒體背景下,人們獲取信息路徑的便捷性,人們在網絡中進行信息獲取時,可以根據自身的信息需求,借助搜索引擎對信息進行精準性的定位,利用簡短的時間就可以在短視頻中獲取所需要的信息。隨著我國當前網絡新媒體技術的不斷發展,超鏈接的功能和興趣愛好、關鍵詞的算法更加的完善,人們在獲取自己想要學習的同時,還可以獲取一些類似性的信息,在網絡中引用大量免費的視頻和音頻來讓受眾群體獲取信息。另外,一些出版社在網絡新媒體背景下實現了成功的轉型,將一些重要的內容制作成短視頻的方式,滿足日常的信息需求。

三、短視頻創作在文化傳播中的優勢和不足
(1)優勢。首先,短視頻在創作之后,所面臨的群體具有多樣性和廣泛性的特征,由于短視頻是比較容易上傳的,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觀看短視頻的門檻,所以越來越多的用戶開始進行短視頻的創作和觀看,在短視頻中通過制作人的角度講述一些新聞或者事件,使得文化內容變得更加立體和直觀,使人們在潛移默化中能夠自覺地接受這些信息的影響。比如在進行非物質文化宣傳的過程中,可以通過短視頻的方式將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特征以及載體進行全面的展示,通過這種直觀性的展示方法,通過短視頻平臺被更多的人所了解和認識,人們也開始注重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雖然短視頻的制作大多數都是普通人,并沒有專業的攝像機和設備,但是卻用自己的移動設備記錄了最為寶貴的資料和信息,并且這些短視頻的儲存時間是比較長的,方便隨時對短視頻的觀看。

其次,短視頻的信息傳播速度是比較快的,和傳統媒體
相比,短視頻信息傳播的方式可以實現雙向互動的效果,在傳統媒體信息傳播的過程中,由于是單向傳播,并且要經過一段時間才可以擴大影響力,假如一些信息在傳播的過程中影響力并不是那么高的話,那么會造成信息的流失,在當前時代下,隨著人們生活節奏的不斷加快,人們獲取信息的特征逐漸朝著多樣化的方向發展,所以借助短視頻的方式已經成為文化傳播的重要趨勢之一。通過簡短的視頻,不僅包含了較大的信息量,并且也可以更加生動直觀地向觀眾展示一些信息,人們在觀看短視頻的過程中就能夠了解核心和重要的信息,并且在一些平臺中,隨著平臺功能的不斷完善,人們在觀看短視頻的過程中就能夠發表自己的意見以及建議,在無形之中增強了信息傳播的影響力,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文化的傳播和發展。

(2)不足。雖然在新媒體環境下,短視頻在一定程度上推
動了社會文化的良好發展,但是在文化傳播的過程中也存在著一定的不足,首先在短視頻信息傳播的過程中所傳播的內容是非常淺顯的,雖然用戶通過平臺來進行視頻的觀看,既方便了用戶也方便了信息的獲取過程,但是由于短視頻行業的門檻是比較低的,在網上經常會出現一些低俗或者是相似的信息,對于觀看者來說選擇是比較多的,無論拍攝什么內容的題材都會有人觀看,在這一背景下會導致視頻中的內容同質化越來越嚴重,內容缺乏一定的深度和廣度,所以在當前時代下,相關視頻創作者應當具備一定的創新能力和創新意識,對短視頻的內容和形式進行適當的創新和調整,一些平臺也要加強對短視頻質量的審核,嚴禁一些同質化和低俗的視頻流入到平臺中,從而促進社會文化在當前時代下的廣泛傳播。其次,對于一些平臺來說,在對短視頻進行審核方面還存在著審核力度和監管力度不足的問題,一些短視頻的創造者,了增強短視頻的影響力,開始將一些低俗性的內容融入短視頻中了,再加上一些平臺監管力度的不足,使得這些消極文化在社會上得以廣泛的傳播,人們在進行信息獲取的過程中,由于碎片化信息獲取的特征,很容易受到這些消極信息的影響,嚴重時會對受眾群體的思想觀念造成非常嚴重的誤導,使得文化傳播開始進入了一個局限性的局面,所以我國相關管理人員要加強對這一問題的重視程度。

四、結束語
在新媒體環境這一背景下,人人都是視頻的創作者和視頻的觀看者,短視頻的創作有廣闊的發展空間。短視頻的發展為文化傳播提供了更加寬廣和新穎的方式,不僅有助于提升積極文化的影響力,還在一定程度上拓寬了人們獲取文化的渠道,使得文化傳播能夠具有新鮮的活力,提高社會文化的影響力。

參考文獻:
[1]司若.促進短視頻內容升級,賦能主流文化傳播[J].現代視聽, 
2019(08):53-55.
[2]陳珺.論融媒體對文化傳播力的影響與提升[J].傳播力研究, 
2019(34):96-99.
[3]張勤.融媒體時代下的“時代廣播”[J].科技傳播,2016(07):71-73.